欢迎来到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渭南市委员会!
今天是:
当前位置首页 -> 政协文苑政协文苑
天尽头走来我三哥哥
发布时间:2022/7/28  浏览次数:341 次  来源: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渭南市委员会-渭南市政协-政协渭南市委员会、渭南政协


天尽头走来我三哥哥

樊星


《平凡的世界》开播时,网上网下都是路遥的粉朋友圈里刷屏满满全是观剧感慨我对门王麻子一个卖猪肉的,发个圈也是田晓霞让他热泪盈眶,看来王麻子也是一个有故事的人。

路遥20年前就写了《平凡的世界》。那个夸父逐日一样的陕北汉子,那个不甘命运摆布的男人,那个用生命换文字的傻瓜,那个太在乎名誉的作家,他的书籍一直安静的呆在我的书架上我爱看闲书,不爱凑热闹,书搁我枕边,风吹那页我看哪页。

我最近翻家里的《唐诗三百首》脏唐臭汉,唐朝真是一个风花雪月出文人的好朝代唐玄宗李隆基首当其冲恋上儿媳妇杨玉环。皇帝儿扒灰,皇帝儿喜音律皇帝儿重诗文。皇帝本身就是一个浪漫感性的理想主义者,所以玄宗执政时是文人的天堂。李白杜甫白居易们可以随意开趴体搞聚会,一帮骚客基本可以畅所欲言,不像现在,动不动就因言获罪跨省追捕。多少惊天地泣鬼神的文字出在唐朝,这些文字在岁月长河里历经千年熠熠生辉。

先说歹头大哥李白。我念的第一首诗就是李大哥的床前明月光,小时候看不太懂,但记住了这是一个伟大的诗人。大点了读到李白的五花马,千金裘,呼儿将出换美酒,与尔同消万古愁。读到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君不见高堂明镜悲白发,朝如青丝暮成雪。”我简直一嗟三叹,这是怎样的一种气魄啊!感觉天地万物都被李大哥蔑视了。

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我歌月徘徊,我舞影零乱。因了李白的落寞,因了李白的孤单,我读这句时屏住了呼吸,恍惚间宇宙万物也乖乖屏住了呼吸。
读诗更应该了解诗人我眼里的李白是逍遥的,但李白同时也是寂寞的,李白一生仕途不顺怪不得他人。贵妃磨砚力士脱靴。恃才放荡的李白嚣张过火了 帝王爱诗可未必爱诗人。仰天大笑出门去,我辈岂是蓬蒿人。”此等诈唬,此等做派,焉有一点公务员该有的稳重样!

李白一生追名逐利,一生为功名所累,甚至拿自己的婚姻政治联姻。李白的两任妻子都是宰相孙女,最后一任妻子离家做了女道士。李白对于女人,薄幸又薄情。三百六十日,日日醉如泥,虽为李白妇,何异太常妻。这是李白著名的一首《赠内诗》。妾似井底桃,开花为谁笑。君如天上月,不肯一回照。这又是李白另一首《自代内赠》。李白对女人冷酷无情,可再看看小学课本里李白写给自家兄弟的一首《赠汪伦》:“李白乘舟将欲行,忽闻岸上踏歌声。桃花潭水深千尺,不及汪伦送我情。对一个乡野村夫汪伦,李白情意浓的快溢出纸张了。

男人爱女人天经地义,寡情女人的李白在我眼里少了许多情趣,少了许多亲近。李白才华横溢宛如一轮明月光照千秋!可月亮太冷清,月亮亲近不得,月亮之下的我仰望着渐生寒意。

再来谈二哥杜甫。杜甫一生穷困潦倒,杜甫的才华不在李白之下,可杜甫偏生不善于推销自己,文人要出名一定要善于拢圈子,要善于拉粉丝。杜甫小心翼翼的挤进了京城,挤进了最高文人圈,对任何一个无名小卒都毕恭毕敬。李白有一首《戏赠杜甫》。饭颗山头逢杜甫,顶戴笠子日中午。借问别来太瘦生,总为从前作诗苦。在当年李白统治的诗歌江湖里,相互吹捧拉帮结派的圈内文人是看不起杜甫的。天子呼来不上船的李白吃喝玩乐潇洒不羁,可怜的杜甫却在缩头吟诵茅屋为秋风所破歌。

男儿生世间,及壮当封侯。“ 年轻的杜甫空怀一腔抱负,只能将万千心事付注文字,路遥在这点上很像杜甫,魔障一般如痴如醉陷进了文字这烂泥潭。他们平生寤寐求之的,是倾注心血,写出能流传千古文字
李杜诗篇万古传。是金子总会发光!

真正杜甫文字魅力的是后辈读书人,杜甫被天下人尊称为诗圣。荡胸生曾云,决眦如归鸟。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 写作是愚人的事业,多少人死了才被追颂“笔落惊风雨,诗成泣鬼神。"杜甫一直被排挤在文坛外,可这丝毫不影响子美哥哥万古流芳,不影响他在历史的风烟里崭露华彩。

最后谈三哥白居易。较之李白的仙迹飘飘和杜甫的一世坎坷,我的最爱是乐天。人在年少时往往喜欢辞藻优美的文章,而随着年龄增长,会愈发喜欢沉厚如白话的文字。白乐天很像我欣赏的那类男人,阅尽世象遍历山河,胸藏丘壑谦和温润,他似乎把自己低到了尘埃里,他的谦和在尘埃里如玉莹润

‘宠辱忧欢不到情,任他朝市自营营。独寻秋景城东去,白鹿原头信马行。” 在白居易的为官岁月里,这首诗直抒胸臆乐天哥哥在长安官场被蝇营狗苟所左右,他们积习已久,居大不易。倒胃口了,被排挤了,想呕吐了,却终久说不出口呕不出喉,只能信马由缰白鹿原上排解心绪。

我的家乡是白居易故里,我读白居易凭空多了份亲切。白居易的诗通俗易懂比较口语化,据说当年诗写成了,乐天哥哥会先拿给巷口钠鞋底子的二婶读,拿给厨房打搅团的吴妈读。婶妈们读不懂神马意思,白夫子一定撕毁重作。白居易的诗读来如山雨压城一句紧跟一句。春寒赐浴华清池,温泉水滑洗凝脂。侍儿扶起娇无力,始是新承恩泽时。白居易爱女人同时也懂女人。读白居易,我没出息的格外关注乐天哥哥的风流轶事。樱桃樊素口,杨柳小蛮腰。”在白居易众多的莺莺燕燕里,有一个叫樊素的女子被多次提及。唐朝文人多呷妓风流可我在白居易的诗文里分明读到了诗人丝丝缕缕对樊素的爱恋。我想这个叫樊素的女子,一定是美艳至极。她一定有傲人的胸器和玫瑰花瓣一样香艳的红唇让千古风流的白居易动了真情。

病共乐天相伴住,春随樊子一时归。樊素走了,病榻上的诗人苍老不堪一滴泪从诗人浑浊昏花的眼睛滑落,这泪砸落在我的心上。泪落千年,我心疼痛。

打印本页 | 关闭窗口
[上一篇]:娃娃县长与扶蒙村
[下一篇]:老官台文化——人类从洪荒走向文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