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渭南市委员会!
今天是:
当前位置首页 -> 政协文苑政协文苑
杜康沟的记忆
发布时间:2021/9/9  浏览次数:1802 次  来源: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渭南市委员会-渭南市政协-政协渭南市委员会、渭南政协

弘扬中华文化·讲黄河故事系列之31

渭南市政协文史和港澳台侨委员会

渭南市归国华侨联合会


杜康沟的记忆

/李文艺


20164 ,带着对酒圣杜康的仰慕我去了杜康沟。

春天的杜康沟,各种山花竞相盛开,野玫瑰,莲翘花,蒲公英,挤着闹着展现着各自的千般娇媚,万般风流,瞬间连沟里的空气都能让人醉倒。时光流逝隔断不了对亲人的思念,美好的生活忘不掉那艰辛的岁月。看到偌大一个杜康沟,勾起我的回忆。

记得上小学的时候,一个礼拜天,吃过早饭,父亲和我去凉水泉煤矿用架子车拉煤,开始我认为那里的泉水都是凉的!哪里还有热水泉子吗?另一个泉子流的一定是水,怎么会是煤呢?父亲告诉我,它只是一个煤矿的名称而已。父亲讲,凉水泉矿的煤质上乘,耐烧火旺,我们到达矿上已是中午。等装好煤,夜幕降临,同我硬是从杜康沟半坡的煤场拉着六百斤重的煤,费尽了九牛二虎之力拉到了杜康沟西侧的少半坡上,碰见了我的初中数学老师吴孝祥老师同他的大儿子也来杜康沟买煤,不过他们父子二人是用牛拉着,看到我们用人力拉,于是吴老师便用他家的牛帮忙我父子二人拉到沟西的平原上,才自己前边走了。我父亲很是感激!其实这些称呼只是后来才这么叫的。本来我父亲同吴老师就认识,而且在一块教过书,只是我当时还未到上初中的年龄。当年在杜康沟帮助我父亲二人时,月亮爬到了半空,我心里还嘀咕埋怨这父子二人,怎么让孩子架着车辕,老人牵着牛,后来才知道吴老师个子矮,他大儿子个子高,因为天黑我把他父子二人的身份弄颠倒了。 过了三个多小时,我同父亲拉着煤才到了林皋河沟底,在那里等待我父子二人的是我的姐姐,牵着借来的牛,准备用牛拉着回去,这时已经是夜深人静,现在回忆起来,我真佩服姐姐的胆量,不仅一个人在那里等着我和父亲,而且还牵着一头牛,真不怕有人打劫抢了牛,或许当年的社会秩序稍好些吧。 回到家里,母亲早做好面条(母亲做的面条,又白又长又窄,当时在我们公社是有名气,公社的干部下乡到我村,经常在我家管饭),只是有些埋怨,她在家里等的时间太长了,最大的胆心是因为我姐一个人天黑在沟底牵着牛等我们回来。父亲再三解释,买煤要开票,排队,然后从杜康沟到林皋河沟近三十里路。之后,母亲消了气,便让父亲,姐,我吃上了香喷喷的面条。吃完饭后,便卸了煤,还了邻家的牛,洗了洗就休息了。
   叔叔和我参观了杜康庙,围绕杜康墓转了一圈,以表达对这位酒圣的敬仰。回顾往昔,从县城通往林皋镇的县道曾几次易道,起初经过架在杜康沟河道上的石拱桥跨越。也是小时候父亲同我拉煤的炭渣路;后来蒲白矿务局建成朱家河煤矿之后,跨越杜康沟公路向南移到与铁路并行300米的柏油路,坡度缓冲了许多;2019年底,一条横跨杜康沟东西的大桥建成通车,等于把路向北移了2公里,结束了翻越杜康沟的历史。

如今,杜康沟及杜康庙、杜康泉、杜康墓等杜康历史遗迹被打造成白水杜康酒文化AAA景区。 202063日,陕西省考古研究院考古人员在杜康沟发现地表散落着陶器残片,之后又在遗地朝白水河的坡地上发现了十余座灰坑,房地等遗迹现象。初步判断杜康沟遗址的年代为龙山时代晚期,距今约4500年,对寻找中华文化根源以及拓宽杜康文化具有重的现实意义,使杜康文化真正成为一种生命的精神,一个民族存在的魂魄。


打印本页 | 关闭窗口
[上一篇]:黄河岸边有故事---天下第一渠从古重泉(蒲城)入洛
[下一篇]:引水上塬 激情燃烧的岁月